有色金属钒采选、冶炼、购销、工业硫酸生产和进出口贸易

首页 > 有色金属钒采选、冶炼、购销、工业硫酸生产和进出口贸易 >

有色金属钒采选、冶炼、购销、工业硫酸生产和进出口贸易

“师父,师父您在哪里?” 大汉在黑暗中走进了坟墓。 “大叔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来……来……危险……危险。” 阿贵被恶魔的爪子掐着,几乎说不出话来,语气迟缓的说道。 大汉没听清楚,继续盲目地寻找阿贵,在寻找的时候,他想着不如和保镖合影。 于是他摘下护目镜,拍了张周围的照片…… 看了一眼阿贵站的位置,护目镜差点掉了。 他看到阿贵的后背上长满了毛,跟猩猩的毛差不多,只是没有外头; 否则完全相似。 第一次见到鬼时,他难免浑身一颤,无头鬼更可怕! 护目镜的金光照耀在恶魔身上,让恶魔感受到了射在他心中的金光,让它松开了爪子。 又消失了。 阿贵咳嗽着喘着粗气,差点死掉。 他左手捂着脖子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 “小少爷还在吗?小少爷没事吧?” 大汉围着棺材喊道。 “别打电话了,叔叔,我来了。” 大汉看到阿贵站在棺材第九排的后面。 “有关系吗?” 大汉担心的问道。 大汉还没靠近傅阿贵,大汉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只爪子,爪子伸向大汉的脖子,抓住了它。 大汉扔掉镜子,双手试图松开它的爪子。 恶魔将大汉抱了起来,大汉吐了吐舌头,翻了个白眼,快要死了。 双腿拼命挣扎。 阿贵见状,连忙挥剑冲向恶魔,但恶魔反应灵敏,避开了刺中的剑。 它避开了那一剑,依旧抓住了大汉的脖子。 阿贵忽然想到,大汉只是用镜子反射,免死。 于是他蹲在地上寻找镜子,过了一会儿,他找到了镜子。 他拿起魔镜,看向大汉的方向……果然,效果不错。 恶魔被魔镜的反射照射到,它害怕了,立即松开了大汉的脖子。 他又消失了…… 大汉倒在地上,双手捂着脖子咳嗽着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额头渗出冷汗。 “大叔……大叔……”阿贵赶紧将大汉扶起来,拍了拍他的后背。 “我不能死,我差点看到阎王爷了。该死的恶魔。” 大汉骂道。 “没关系,我们继续寻找魔物,一定要消灭它们,不能再让魔物害人了。” 桂说。 “没错,永远不要放过恶魔。” 他们进入了八座坟墓,里面还有一排排的棺材,青铜棺材。 里面躺着士兵,李世民骄傲的门将,罗将军、薛将军等士兵,都是薛仁贵的结拜兄弟。 李世民死后一年,第二年秋,薛仁贵率领三千大军攻敌。 敌人并不强大,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。 最终,薛仁贵、介义兄弟和士兵埋伏,箭矢刺穿他们的心脏。 就这样,薛仁贵等人战死沙场,为国效忠,为国献身! 视死亡为国家的牺牲! 阿贵等人在黑暗的坟墓中寻找着恶魔的踪迹,一字排开的寻找着…… “叔叔紧随其后。” 阿贵回头问道。 “嘿。” 就在这时,一股寒意逼近……在坟墓里的寂静中,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。 阿贵握着长剑向前走去,盯着每一口棺材,从一排排的棺材旁走过。 就在这时,他手中的桃木剑亮起了蓝光,颤抖着刀身。 看到棺材后,阿贵继续往前走,一排排的检查棺材…… 到了第十二排棺材的时候,他们一闪而过黑气向阿贵袭来,伸出爪子抓住了阿贵的脖子,阿贵双手挣扎着挣脱爪子。 恶魔将他扶了起来,阿贵吐了吐舌头,双眼直直。 大汉见状,连忙拿起桃木剑,朝着妖背心一挥,狠狠的刺穿了它的心脏。 他任由爪子松开阿贵的脖子,阿贵重重的倒在地上,双手捂住被爪子划破的脖子,重重的咳嗽着喘着粗气。 几乎喘不过气来。 “我妈,这不能死。” 大汉被吓傻了,竟然不知道眼前的幽灵? 而他将其视为恶棍。 它用爪子抽出剑芯,转身伸出爪子,抓住大汉的脖子,掐住了他。 大汉试图用双手松开它的爪子,它把大汉举了起来。 大汉用双腿拼命踢着它的胸膛。 见大汉脸色发青,口吐白沫,快要死了。 阿鬼拿起桃木剑,刺穿了它的背心,摘下胸前的魔镜,看着它……顿时,它的爪子松开了那个大汉,拼命挣扎,强烈的金光映入它的心脏,让 它一块块融化,然后魂体一块块融化破碎,轰炸……它的灵魂碎裂,灵魂随着空气消失了……阿贵倒在地上昏了过去……因为阿贵的 胸口被鬼爪划破,失血过多,昏倒在地。 “小少爷,小少爷醒醒。” 大汉摇了摇他,但他仍处于昏迷状态,无法醒来。 于是他拿起桃木剑,抱起阿贵,在黑暗中走出了墓穴。 离开陵墓,走出陵墓,墓碑自动关闭。 大汉抱起阿贵,顺着风灵谷山而下。 过吊木桥,下铜鼓峰崖,爬下铜鼓山崖。 他用布把阿贵的后背绑起来,背着爬下悬崖。 危险的悬崖随时都有可能坠落死亡……他咬着牙从悬崖上爬下来,手指被磨破,鲜血直流。 他强忍着疼痛,爬下悬崖。 顺着斜坡往下走,来到山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。 他们住了一晚,是村里老人的贫民窟。 老者见阿贵胸口受伤,摇头叹息。 “叔叔怎么了?” 大汉见他愣住了,问道。 “哎,从他的伤势来看,不是轻伤,而是毒伤。他胸口的毒已经蔓延到了上半身,如果他没有找到解药,恐怕就不行了。” 不行。” “那我该怎么办?没有帮助你是看不到死亡的。” 大汉含着泪水说道,紧紧的握住了阿贵的手。 “不是没用,只是……”他顿了顿,沉默了。 “只是什么?” 大汉松开阿贵的手,转身问道。 “只是一种叫做芦苇草的草。” 老人一边抽着长长的烟囱,一边慢慢地回答。 “哦,芦苇草长在哪里?” “一般都长在青灵山的峭壁上,长距离拔采芦苇草,恐怕也救不了本小爷了。” 不后悔。”大汉发誓。“那就好,不过一定要在一天之内回来,不然小少爷随时会死! ” “哎,我这就去。” 大汉转身走出贫民窟,“你看,你这么着急还去这么晚,明早去吧。” “对,你赶时间。”大汉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再说了,我已经饿了,大汉坐下来,抓起碗吃了。吃过晚饭,我早早睡着了。明天早上, 大佬带了干粮就出发了……来吧到了青灵山,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。 他抓住藤条,以悬垂的藤条为绳索,爬上了悬崖。 当然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 死在悬崖下。 大汉抓起一根最粗的藤条,将两人一起抓了起来。 万一哪个分支坏了,就会有另一个分支。 大汉眼看着就要再次登顶,大汉在悬崖上来回寻找芦苇草。 终于看到悬崖边上长着一根芦苇。 大汉激动起来,上前去摘芦苇草,把它摘了下来。 他看到芦苇草的叶子和仙人掌的叶子很像,只是芦苇草的叶子没有刺。 大汉满心欢喜地爬下悬崖,急忙往回赶。 回到老人的简陋屋子,他将采摘下来的芦苇草用石头磨碎,将芦苇叶压碎,然后将芦苇叶涂抹在阿贵胸口的伤口上。 用芦苇叶覆盖伤口并完成。 大汉擦了擦汗,走出院子去洗脸。 “我希望他能活下来。” 老者接过毛巾递给大汉。 “是的。” 大汉接过毛巾,回答道。 洗完脸后,将盆水倒在地上。 回到屋里,坐在床架上,看着昏迷中睡着的阿贵。 男孩,坚持住。 我相信你会挺过去的。 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。 大汉心中说道,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,双手握住了阿贵的手。 阿贵闭上了眼睛,陷入了昏迷。 待续